我们看《哆啦A梦》看的是什么?

发布时间:2018-06-06 19:42:24

我们看《哆啦A梦》看的是什么?

  从2015年《哆啦A梦:伴我同行》开始,每年六一档都有一部哆啦A梦剧场版在国内上映,犹如市场与观众“共谋”的大型追番,双方都从不爽约。今年这部《哆啦A梦:大雄的金银岛》从日本顶着“最强剧场版”光环而来,首映周末票房1.57亿,给5月底略显低迷的大盘注入了不小的活力。

  有人在票务及社交平台留言,表示“《哆啦A梦》剧场版有一部看一部”,附和点赞特别多。那么,我们看《哆啦A梦:大雄的金银岛》,究竟看的是什么呢?

  先来看故事层面。这次大雄与小伙伴们乘船出海寻找金银岛,随后遭遇来自未来世界的海盗,惊险刺激的大冒险框架下,实则是对友情和亲情主题的探讨,可以说很积极向上了。而人物方面,除了被大家昵称为“蓝胖子”的哆啦A梦,此次更多了七个迷你哆啦组队卖萌,跟蓝胖子如出一辙的形象,超强的团队协作能力,甚至没人听得懂却自带萌点的“哆啦啦”对白,都有着不输小黄人的圈粉力。

  然而,这些并不是《哆啦A梦:大雄的金银岛》的全部,因为它不仅是一部电影那么简单,更是一个经久不衰的文化符号。哆啦A梦在日本是当之无愧的国民动漫人物,影响几代人的深厚粉丝基础使得《大雄的金银岛》打破了年龄圈层,大人孩子皆热烈追捧,创下超过50亿日元的系列最高票房纪录。在中国,情况稍微有点不同。

  哆啦A梦更像是一个跟童年捆绑的美好标签。在看着《熊出没》长大的“熊孩子”眼中并未附着太多特殊意义,《大雄的金银岛》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好看的冒险故事,反倒在80、90后的成年观众那里显得意义非凡,代表了他们不可磨灭的童年记忆。以至于有不少年轻家长,实际是借着带孩子看电影的名义来实现自己的情怀。某票房平台对这部电影的用户画像里显示,20-24岁的观众在受众年龄中占比最高,接近40%,其他几个年龄段的占比连20%都没有。可以说,这部影片是六一儿童节档中名副其实的“”了。

  即便是在“情怀”一词已经泛滥的今天,人们对哆啦A梦的情怀却仍然保有几分最真挚的东西,因为哆啦A梦的故事永远是孩子的故事。就像原著漫画作者藤子·F·不二雄谈及创作这部漫画的初衷时说的,“孩子们是向往冒险的,但是随着成长,他们会逐渐被生活所圈住,可向往梦想与冒险的那份心,我希望永远不会失去。”对世界的好奇也好,对未来的幻想也好,有时难免会在成年后被磨平褪色,而大雄就是那个曾经还是孩子时的我们,因为哆啦A梦的存在,无限保鲜了心底这份属于孩子的天真。电影里的“金银岛”如同一个贴切的隐喻,当大雄的爸爸把自己小时候珍藏的那本《金银岛》放在大雄面前,笑说当年也曾经幻想着寻找金银岛之际,不难发现,每个孩子都有一个类似的冒险梦,只是后来淡忘了弄丢了。我们也随着成长,从大雄变成了大雄爸爸那样“心宽体胖”的成年人。

  我们看《哆啦A梦》,其实就是在通过一个老朋友来回望当初的自己,一如有位网友感叹的,“一直执着地追《哆啦A梦》,不要说快三十岁的人如何幼稚,它就是我的一个老朋友,陪我度过了无数孤单的时光,有梦想,有回忆,更有爱跟感动。在这个世界里,谁何尝不需要一份阳光,划过阴霾带来希望呢?”这大概就是国内很多成年观众对《哆啦A梦》比孩子们更加狂热的原因,他们可以不在意影片是否完美,他们要的只是电影为其封存的不变的天真。